落灯斋

碧水无情因风皱面,青山不老为雪白头

「盾冬」百万情人 (黑道盾 学生冬 巴基性转)

巴基巴恩斯是在打工的宠物医院后巷里捡到的那个年轻人。说是宠物医院可其实连个诊所的资质都未必有,一个诊室一个医生一件大褂就是这所医院的全部,别说有钱人只要不是想蓄意谋杀宠物死于医疗事故的饲主都不会光顾这简陋的可怜的医院,而更可怜的估计只有巴基的时薪了。可是作为一个毫无医学背景的在校大学生也实在没有过多的选择,而且绝大多时间里夜班都是没有客人上门的,巴基可以自由的休息或者学习,最重要的是这位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百分百地相信布鲁斯医生的人品,总之,巴基班恩斯日复一日地只身一人直着她的夜班,从无意外波澜不惊。

最近帮派斗争得很厉害,这几条街面很不平静,晚上布鲁斯医生早早地给医院关了门,并且一再嘱咐巴基注意安全。整理好前几天落下的笔记已经将近午夜了,抻了下懒腰再最后检查一下门窗煤气就准备休息的巴基才发现自己忘记倒垃圾了,两个黑色的大塑料袋把本来就不大的工作间挤的满满登登的,没办法,巴基套上外套只能把垃圾扔出去再睡觉了。半夜三更,深秋时节,巴基一出门就被迎面的冷风吹得哆嗦,贫民社区街道冷落萧条,仅剩的几盏没被打碎灯泡的路灯发出昏黄暗淡的光芒,比起伸手不见五指更显得阴森恐怖。

远处传来打杀叫嚷的暴力声音,即使不是亲眼得见也让人心惊胆战,更不用说还只是个学生的年轻姑娘了,几番天人交战巴基拎起两个袋子就完投掷垃圾的小巷里冲,一边跑一边安慰自己,不过两分钟的功夫,没事的,一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总算安全完成任务,巴基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往回走就听见喊杀声、追击声由远及近,刚刚还在两条街之外现在就已经近在眼前了,一愣神的功夫就发觉一堆垃圾袋下面似乎有什么在轻微地蠕动,巴基顿时兴奋起来,前两天宠物医院里一只被托管的狗趁布鲁斯大夫不注意离家出走了,到现在都没回来,现在看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拿起垃圾堆里一根断了的拖布把,巴基蹑手蹑脚地靠近,似乎感觉到危险的逼近垃圾里面一片寂静。

"你们两个搜搜这条巷子!千万别放走了他!"近在巷口的声音让巴基短暂地犹豫了一下,就在那一瞬间一个庞然大物从垃圾里窜出来,动作快得来不及巴基尖叫就已经被捂住嘴拖进了垃圾。两个人的走进巷子,巴基在胁迫中刚想挣扎纤细的脖子就贴上了一片冰冷的寒光"别动,不然你死在我前头!"巴基不能死,她明天早上要去早餐店打工,论文仅仅开了个头,英俊潇洒的霸道总裁还没有粗鲁深情地追求她,她还有助学贷款没还,她才二十一岁,她不想死。"草,那家伙真他妈狠哪,干倒了咱们十六了,我跟你说,疯狗左腿的骨头都支出来了,哎呀我去,那边上的白茬还往下淌水呢!"他的同伙发出阵阵干呕,巴基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冻结成冰,脖颈后喷息的温暖气息中带着浓浓的血腥,而桎梏着她的大手随时都能把她纤细的身体碾成齑粉,毫不费力。

"草,我他吗干,前面就是她嘛一垃圾堆里,别进去了,没啥了。"一个人说,另一个声音接口道"都到这了,在进去看看怕啥,再说,是不是有什么味道呀,你闻着了嘛?"感受到危险蓄势待发,男人全身的肌肉立刻绷紧起来,勒得巴基生疼却无能为力,因为她的身后是蓄积待发严阵以待的野兽,而自己,只是他发泄獸性过程中无辜牺牲的炮灰。"别了,那家宠物诊所的垃圾就往这扔,老有死猫死狗什么的,看见了晦气。"另一个也萌生退意"那,老大提起来?""别往我这里推,就说没有呗!哪儿那么寸呢。再说了,我还没活够呢,万一碰上了,不得比疯狗还惨!"两个人达成协议,声音渐渐远去。

终于,小巷恢复了平静,巴基刚刚想放松一下神经,脖子上又是一下寒冷"不许说话。我不想伤害无辜的人,你只要乖乖听话,我不会碰你。你穿着拖鞋,拿着两袋垃圾肯定住的不远,现在马上带我去你家,在他们回头之前。"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巴基在前面走,身后跟着一个用枪口对着他脑袋的人家伙。巴基刚把大门从里面关上,垃圾男就瘫倒在地,鲜红的血液从他赤裸的上身那狰狞的伤口里汹涌而出,一整件体恤已经被鲜血浸透了。没时间思考其他,巴基拿出急救箱就开始施救,因为失血过多男人已经陷入昏迷,巴基把针穿进他的皮肉里缝合的时候他也只是皱了一下眉毛。

等到手忙脚断地在垃圾男的皮肤上留下一个又大又丑七扭八歪特像蜈蚣的补丁,巴基才发现这个被她以德报怨的垃圾男,居然出乎意料的年轻英俊。他的眉毛因为痛苦而紧皱着,睫毛很长很密但是随着眼皮下的眼珠不断忽闪,鼻梁直而挺,可是鼻孔不断翕动显然睡得极不安稳。赤裸的上身优美得如同米开朗基罗的雕像,每一块肌肉都恰到好处,每一处起伏都充满男性的力量,没有任何赘肉的腰身极富美感,这的确是一具非常美丽的人类躯体,巴基暗中腹诽,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变成美丽的尸体。

"水,水"垃圾男有苏醒的状态,巴基手忙脚乱地给他冲了一大碗糖水扶着他喝了几口,恢复了些力气的男人一把抢过水碗几口喝干,呛得连连咳嗽又带动刚缝合的伤口不由得呲牙裂嘴。"你没事吧,慢点喝,我又不和你抢。"巴基一边帮他顺气,一边开启了管家女模式,被嫌弃聒噪的她冷不防被推了个跟头,一向吃软不吃硬的巴基怒气值飙升冲垃圾男怒目而视,可能是因为自知理亏吧,男人瞪了她两眼目光就开始躲闪,不敢与她正面交锋。

巴基个子高挑四肢细长,为防意外老是套着运动服带着胖球帽登着旧球鞋,咋一看就是个高中男生的打扮。直到摘取帽子,在灯光之下,史蒂夫才发现原来自己挟持的居然是个女孩子,还是有一头浓密黑发,有小鹿般的大眼睛的,十分漂亮的女孩子,自己无理在前,她还施以援手,结果自己还不知好歹,心里又羞又魁头也低的不能再低。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睛老是不又自主地往女孩身上飘,一举一动都觉得可爱至极,带着些难以言语的熟悉。

"嘶"本来不想再理会那个小混混,可是听着他的呻吟又着实于心不忍,"喂,你把身份证拿出来给我看看。"史蒂夫一愣,"哎呀,我不看你的名字,就看看你的年龄,医生还有些威士忌,你喝一些会好受点,身份证给我看看。"史蒂夫脸色一红"没,我没带。"巴基翻了个白眼"是吼,你们是特殊工作者,确实不方便带身份证。这样吧,你说你多大就可以了。"本来以为凭着 垃圾男的那对大胸就不止二十岁了,谁知道垃圾男脸红的和猴屁股一样,似乎下定决心般小声嗫嚅,哪里像个杀人如麻的暴徒"十,十八岁。"哈?真是大吃一惊"呃呃呃十八岁就杀人放火?有前途,有前途,少年英雄少年英雄"巴基本想揶揄他两句来泄愤,没想到他一幅乖孩子模样满脸羞愧,低眉顺眼的可怜模样让她不由自主地心疼,走过去费力扶起一百九十公分的大男孩"去吧,到我床上睡。"

评论(3)

热度(156)